您现在的位置:2020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 家长网校 > 家长网校 > 正文内容

砵甸乍山和砵典乍街漫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5 浏览次数:

   砵甸乍山和砵典乍街漫谈台务部赖飞福中环砵典乍街。

   (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港岛东部有座山丘叫砵甸乍山,中环有条街道叫砵典乍街,喜欢行山或逛街的香港市民对它们并不陌生。 稍微了解香港历史的人,会知道它们是以首任港督璞鼎查(HenryPottinger,香港译为砵甸乍)命名的。 类似以英帝国统治者及港英当局总督、裁判官甚至是传教士等人物命名的海港、山峰、道路、医院、学校,在香港比比皆是。 因为第一次鸦片战争后,香港岛被英国占领,开始了一段耻辱的回忆,也留下了许多曾经被殖民统治的痕迹。

   然而,或许你还不了解,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前,英国人一直认为打开华东门户是扩大对华贸易的根本,并把舟山作为他们蓄谋夺占的主要目标。 历史文献证明,在夺取中国海岛的问题上,英国政府始终把夺取舟山当作首要战略目标,对于占领香港岛除了鸦片商外英国政府并不大感兴趣。 不无讽刺意味的是,1836年12月继任英国驻华商务监督、日后非法侵占香港岛的元凶义律,原来也是力主占领舟山而不是占领香港岛的。 由于义律率英军占领舟山后遭到浙东军民激烈反抗受到沉重打击,加上英军水土不服疫病流行大量死亡,并且清廷始终拒绝割让舟山给英国等原因,义律最终被迫率英军退出舟山,南下占领香港岛作为落脚点。 义律因放弃了英国政府“心目中的主要支点”之舟山,而改占了在英国外相巴麦尊眼中“鸟不下蛋的地方”之香港岛,与为实现英国贸易向北发展而占领舟山这个战略目标背道而驰,遭到巴麦尊的严厉斥责并被撤职调回国内。

   义律被撤职后,英国政府立即改派璞鼎查为全权大臣,率军来华扩大侵华战争,并于1843年任命其为首任港督。 在离砵典乍街大约100米处还有一条街巷叫吉士笠街,则是以德国传教士奥古斯特居茨拉夫(AugustGützlaff)命名的。 这位洋人在当时是个中国通,他不仅取汉名叫郭士立,还穿汉服,曾经帮助英国鸦片商、怡和洋行的合伙人威廉渣甸(港岛有渣甸山、渣甸街、渣甸坊)在华推销鸦片。 他不仅当过侵华英军首任司令官义律的翻译和向导,还曾任璞鼎查的中文秘书,以及当过英军占领下的定海“知县”、宁波“知府”,可以说是个不干“正事”的洋传教士,也是这段极不光彩历史的参与者。

   回顾这段耻辱的历史,再让我们来看看当前香港的一群留恋贼父甘心被豢养,并为外部势力充当反中乱港马前卒的“杨康们”,不由得出离愤怒,也深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利益的重要性。

   去年下半年以来,在内外反中乱港势力的操纵下,“港独”“黑暴”等活动极其猖狂,严重动摇了香港繁荣稳定的根基,严重挑战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

   为了依法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打击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祸国乱港分子,维护国家根本利益和香港整体、长远利益,保护绝大多数香港市民的合法权益和切身利益,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可以说是形势所迫、人心所向。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港区国安法与2005年制定实施的《反分裂国家法》一样,将有力震慑“独派”和西方反华势力,为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提供坚实的安全屏障,有力推动“一国两制”事业行稳致远,让我们跂而望之。

   港区国安法如同为香港这个大泳滩筑起一道安全牢靠的“防鲨网”;同时,建立健全执行机制,如同为泳滩配备值勤安全员、救护员,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安全保障运行机制,才能让市民安心地在泳滩内自由自在游水,而不用担心可能受到嗜血“鲨鱼”或有毒“水母”的侵害。 我坚信,在国安法的保护下,香港一定能够战胜风浪、迎来新天!。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